总之还是当咸鱼吧

子木榮生

安莉洁,元力开始回收。

姿势有参考。

去看灯展,然后…………喵喵喵?

仔细翻了翻刀帐……
原来明石出战时有吐舌头么,うおおおおお敲可爱( ´∀`)

有关陌生人的暖意

画画时忽然想听歌,打开手机发现17分钟前有一个未接来电,看见是固定电话就以为是我妈打来的,就回拨了。
结果对方一句你好就把我吓愣了,满脑子都是卧槽不是我妈啊我该怎么回复。
啊,那个接电话的姐姐感觉是个新手啊。
后来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总之搞清对方是某个补习学校的,简单来说就是想招人。
我已经决定上另外一所补校所以就找借口推掉了。
之后按惯例给对方留了姓名和画室,听电话里的声音,对方记下后就伸个懒腰瘫到椅子上了。
对,电话没挂。
我拿着手机一脸懵逼,不知道要不要说再见,八成对面的小姐姐也一脸懵逼。
冷场几秒后,小姐姐忽然愉悦的说诶今天冬至啊!记得吃饺子啊!
我:嗯!知道了!
然后愉悦的结束了电话。
过了大概十分钟,...

太郎太刀:您……愿与我一同回到天上去么?
婶婶:不了我不想上天。
[冷漠.jpg]


考试时脑子里莫名闪现的段子

侍寝

虽然标题看上去有点哲♂学♂但只是甜萌的小段子。
幼年婶婶出没,通篇没有名字。
到本丸时间不长却深的婶婶喜爱的长谷部。
大概不会有后续系列……

maya第一次写同人好方(,,•́ . •̀,,)

———————————————————————————
BGM——ever eternity

超推荐这一首,意为永远永远。

最近有些本丸开始实装一些政府规定中没有的内番。
比如寝当番。
小家伙第一次听到这个新名词,缠着让长谷部解释。
看着一脸求知欲旺盛的审神者,长谷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只好含糊的应到:“大概是也是让刀剑服侍您……只不过是在晚上。”
“喔!我可以让长谷部晚上与我一同睡觉嘛?”

不我只说在晚上服...

与幽灵的同居生活(7~9)

(7)
“对于我未经允许就进入您家,以及私自喝掉了冰箱里的三盒纯牛奶,吃了两个面包,我表示十分抱歉。”
如此说话的幽灵正规规矩矩的站在左思明和殷煦面前,言语恭敬,神色却没有什么抱歉的意味。
“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是李音兮,住在402室,言姐听音溪说,601来了新房客,就要我来请您下楼与言姐一聚。”
李音兮个头不高,面孔稚嫩,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言语间却带着成熟老练,还穿着小小的白衬衣和黑马甲。

“言姐…?”
左思明看向殷煦。
“好像是402的主人,阴惨惨的一个女的,看着就烦。”
殷煦撇撇嘴。
作为一个幽灵,却说别人阴惨惨的…这样真的好么。
“殷煦,除了这位新房客,言姐也邀请了你。”
李音兮补了一句。
“靠,谁想和...

与幽灵的同居生活(4~6)

(4)
殷煦不知道,左思明的淡定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被练出来的。
简单点说,左思明是被吓大的。
小时左思明曾发过一次高烧,体温一直在四十度上下浮动,谁知好了以后就能看到幽灵了。
最初还是模模糊糊的,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影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能看到的东西越发清晰。
那时,年幼的左思明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一次在医院亲眼目睹了爷爷的死亡。
他看到一个透明的影子慢慢从爷爷身上浮了起来,穿着依然是医院的病号服。
左思明直勾勾的盯着那浮起来的爷爷。
然后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
(5)
后来左思明也熟悉了幽灵的存在,遇见家附近的幽灵也能去打打招呼,也顺便了解了些某些幽灵的怪癖,比如一个年轻男性的幽灵总喜欢在马路边制造一股小旋风,...

[段子]与幽灵的同居生活(1~3)

第一次写甜文…orz这奇妙的感觉…

不保证哪天就突然就开虐了=-=

=====================================

(1)

“我回来了。”

………

无人答话。

“殷煦。”

“殷煦?”

“别闹赶紧出来。”

………

左思明脱掉外套,换上家居服,打开电视,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懒散的倚在沙发上。

电视中正演着清宫剧,遥控器在电视柜上放着,左思明懒得下去拿,任凭电视中的妃子哭哭啼啼。

播了半集,某个房间里终于传出了一声哀嚎

“嗷———左思明你回家了怎么不来找我,我告诉你你今天出去时又没锁门,本大爷可是幽灵,又不是看门狗,把本大爷当做狗来防小偷么!谁...

三目界·苦酒(2)

上小学前,李言一直住在瑛市的一条小街上的一条胡同中,对比起上小学后搬到了主干道旁边的那个小区,李言反而觉得那个不足五十平却挤了五个人的平房更加安逸。

李言三岁上了幼儿园,幼儿园在瑛市的东郊,李言的父亲每天骑着自行车将李言送到幼儿园,一路上,那辆老旧的灰色自行车吱吱哇哇的响着,像是在抗议着什么。

对于幼儿园,李言既不讨厌,也不喜欢。

幼儿园的事,李言能记得的也只有那么几件,剩下大多的是母亲告诉自己的。

比如李言第一天去幼儿园时没有哭,在一群哭的鼻涕眼泪流了一身的小孩中显得格格不入。

幼儿园一个班不到二十个人,有三名老师,一个年龄较大,两个较小。

李言穿过那些嚎啕大哭的的同龄人,沉默的...

© 子木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