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还是当咸鱼吧

子木榮生

与幽灵的同居生活(4~6)

(4)
殷煦不知道,左思明的淡定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被练出来的。
简单点说,左思明是被吓大的。
小时左思明曾发过一次高烧,体温一直在四十度上下浮动,谁知好了以后就能看到幽灵了。
最初还是模模糊糊的,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影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能看到的东西越发清晰。
那时,年幼的左思明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一次在医院亲眼目睹了爷爷的死亡。
他看到一个透明的影子慢慢从爷爷身上浮了起来,穿着依然是医院的病号服。
左思明直勾勾的盯着那浮起来的爷爷。
然后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
(5)
后来左思明也熟悉了幽灵的存在,遇见家附近的幽灵也能去打打招呼,也顺便了解了些某些幽灵的怪癖,比如一个年轻男性的幽灵总喜欢在马路边制造一股小旋风,然后再满脸舒爽的看那些红的绿的白的花的裙子被吹起来……
大部分幽灵基本对人类没什么恶意,也只是对人类做些恶作剧,至于小说和电影中经常出现的恶灵,左思明活了21年表示从没见过。
只是那些家附近的小幽灵们太过粘人,偶尔的恶作剧也会有些过头。不过这也倒能理解。孤孤单单的活…不,是死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能看到他们的人,自然想粘着对方。
于是左思明就过上了三天两头被鬼吓的生活。
所以在一开门就发现门上倒挂的一只过分自来熟的幽灵时,左思明只是楞了一下,然后向对方打了个招呼。
反而对方是一脸吓得不轻的样子。
左思明想到这笑了一下。
“卧槽左思明,刚才你笑的好贱,想什么呢!”
“想我们的初遇啊,你吓得从门上掉下来了。”
“本大爷……本大爷那是腿滑!”
“好好好,是腿滑。”
左思明努力忍笑,然后打开电脑。
“左思明,你的胆子…怎么练出来的?”
见左思明又开始在电脑上敲敲打打,殷煦无聊的玩了会右耳廓上的一只银色耳钉,又向左思明发问。
“如果你还活着,晚上走夜路时遭遇鬼打墙,手机没信号,这时有东西拍拍你的肩膀,往你脖子上吹吹凉气,顺便再嘶哑的喊两声你的名字,你刚想拔腿跑时又发现腿被地下伸出的手拉住。等你好不容易挣脱了,却又发现这条路唯一的出口却又被一个伸着长舌头的女人堵住,她的脖子上挂着绳子,绳子像是从天上垂下来……”
“卧槽不要说了。”殷煦走过去,满脸同情的看着左思明。
但殷煦的同情却没传达给左思明。
“……殷煦你那是什么表情,很欠打啊。”
“滚!!!!!”
(6)
“十二点了,吃饭吃饭。”
看着被自己欺负炸毛的幽灵,左思明意外觉得身心舒畅,起身向厨房走去,殷煦飘飘悠悠的跟在他后面。
虽然殷煦不吃东西,但他并不介意看左思明做饭,以及顺便闻闻饭菜的香味。
但当左思明拉开冰箱,一个人一个幽灵瞬间沉默了。
“……殷煦,冰箱里这位是你儿子么?”
“……滚。”

==============题外话================
老头子式的碎碎念
今天吃晚饭时和同学说起这一篇,同学表示看着好有既视感啊,好像是和以前看过的一篇挺知名的耽美小说挺像,而且那个小说还有广播剧…诶玛我一听,大饼脸都吓成方的了,我还真没看过有关幽灵的耽美文啊,这段子的灵感还是我玩伪春菜是蹦出来的。后来也看了看那篇耽美小说,看了前两章,我的方脸又吓成了三角的(什么鬼)卧槽我终于知道同学说的既视感了,再往后看看剧情……好吧除了开头有点撞以外剩下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有时间(和脑洞)的话,大概会把(2)改一下吧……

评论
热度(2)

© 子木榮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