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还是当咸鱼吧

子木榮生

有关陌生人的暖意

画画时忽然想听歌,打开手机发现17分钟前有一个未接来电,看见是固定电话就以为是我妈打来的,就回拨了。
结果对方一句你好就把我吓愣了,满脑子都是卧槽不是我妈啊我该怎么回复。
啊,那个接电话的姐姐感觉是个新手啊。
后来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总之搞清对方是某个补习学校的,简单来说就是想招人。
我已经决定上另外一所补校所以就找借口推掉了。
之后按惯例给对方留了姓名和画室,听电话里的声音,对方记下后就伸个懒腰瘫到椅子上了。
对,电话没挂。
我拿着手机一脸懵逼,不知道要不要说再见,八成对面的小姐姐也一脸懵逼。
冷场几秒后,小姐姐忽然愉悦的说诶今天冬至啊!记得吃饺子啊!
我:嗯!知道了!
然后愉悦的结束了电话。
过了大概十分钟,我忽然想到我是不是应该对那个小姐姐也说一句冬至吃饺子之类的话,由于实在不擅长与人交际,所以对着手机的通话记录犹豫了挺长时间,才决定回拨过去。
无人接听,那时已经十二点多了,应该出去吃饭了。
觉得很遗憾,也很温暖。

评论

© 子木榮生 | Powered by LOFTER